HistoricalPics

一个开茶馆的,欢迎您有空来坐坐。
喜欢看图说话,谈天说地,陶冶自己,愉悦大家。

回到顶部 1 2 3 4 5

我喜欢回忆,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。回忆模糊不清,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。
—— 石黑一雄《远山淡影》
- 摄影:Sabine Weiss, Métro, 1953

摄影师Todd Antony拍摄了玻利维亚传统的女性格斗Cholitas,这些运动员穿着传统服装:宽松的衬裙,色彩缤纷的裙子和长袖蕾丝上衣,用以展示玻利维亚的历史和重现的自豪感。

纳米布沙漠 —— 为了让其他人理解,一位热心网友作了解释。

1992年,大卫·鲍伊和他的第二任妻子伊曼·德马吉在婚礼上。

乌克兰,被遗弃的普里皮亚季,创建于1970年,原用作安置兴建切尔诺贝尔核电站的建筑工人及工作人员。

1956年,赫本在巴黎。

1952年,伊丽莎白公主成为伊丽莎白二世女王,那年她26岁。

1934年,伦敦,一名衣冠楚楚的醉汉。—— 摄影:Bill Brandt。

来自100多年前的街头偷拍 —— Carl Størmer,奥斯陆大学的19岁学生,因为暗恋一位女孩,改进了相机为的是可以偷拍她。这场恋爱无果而终,但他却一直在街道上拍摄行人。

他是个乐善好施的人。他的工作很重要,意义深远。他兢兢业业,公正无私。他四处演讲,劝人戒酒。他禁止家里任何人接触酒。他家里有一个房间,时时上着锁。他不许任何人进入。有一天,他突然死了,葬礼后不久,他的家人撬开那个房间,发现地上堆满空酒瓶——白兰地、威士忌、杜松子酒、蕁麻酒、甜露酒。他喝光了所有的酒,却不知道如何处理空瓶子。我很想知道,当他宣传完戒酒大道回到家里,锁上门,躲在屋里啜饮荨麻酒时,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。
—— 毛姆《作家笔记》
摄影:John Dykstra

《隐蔽的西班牙》—— 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西班牙摄影师Cristina Garcia Rodero深入偏僻的西班牙村庄,希望能够捕捉到西班牙传统的精髓,拍摄那些已经逐渐消失的宗教仪式。她冒着风险持续拍摄了15年。

1970年代,巴黎街头的年轻人。

“没加特效。”—— 摄影:Robert Kreinz
- 摇头的短耳猫头鹰。

人类一直不知道木星的下腹部是什么样,直到朱诺号在2016年拍摄到这张照片。

成熟意味着停止展示自己,并学会隐藏自己。
—— 埃莱娜·费兰特 《失踪的孩子》
- 摄影:Heidi Stauber

珠峰峰顶360度全景。

泰国,披披群岛。

纽约,1975 —— Joel Meyerowitz 拍摄
- Joel Meyerowitz,美国街头,肖像和风景摄影师。他于1962年开始拍摄彩色照片,并且在色彩摄影作为严肃艺术的观念受到重大阻碍的时候,主张使用色彩胶卷。

托斯卡纳,可能是意大利最美的一部分。

想要面对一个新的开始,一个人必须要有梦想、有希望、有对未来的憧憬。如果没有这些,就不叫新的开始,而叫逃亡。
—— 玛丽亚·杜埃尼亚斯《时间的针脚》
- 摄影:Mari Feni

1942年,一个名叫Alice的美国乡下女孩,18岁。当时她的父亲和一个哥哥都在参战,她后来也嫁给了一名士兵。

论战中最坏的行为是把持相反意见的人诋毁为坏人和不道德的人。
—— 约翰•密尔《论自由》
- 摄影:Freddy Fabris

“马赛之吻”—— 2012年10月23日,两个女孩在法国马赛举行的反同性恋婚姻集会上亲吻。

1960年,纽约。 —— Robert Doisneau 拍摄。

1880年,赖阿芳拍摄。
- 赖阿芳被认为是十九世纪最重要的中国摄影师。

澳大利亚 —— 摄影:johndean_(IG)

2016年,《爱乐之城》中一个场景的拍摄。

我不喜欢拥有。与其拥有,不如舍弃,那样更轻松愉快。事实上,一旦拥有,人就会被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捆绑在地上。
—— 江国香织《此处游泳,既不安全,也不舒适》
- 摄影:Radosław Kaźmierczak

1970年的加州海滩。

纽约摄影师Walter Chandoha去世不久,他的一些猫的摄影作品最近出版,这些跨越了70多年的作品记录了摄影师对于猫的喜爱。

©HistoricalPics | Powered by LOFTER